行若创业谈,那些合伙背后的思维

2017-09-26 12:33:01 admin 13

【行若导言】:这是无论合伙的,正考虑合伙的,或曾经合伙过的,都应该看一下的文章。谈的不仅仅是合作,更是人性,100%源自经历的干货。


————————以下为行若创始人接受媒体访谈的记录整理:


引言:

不要在最不该安逸的时候选择了安逸!无疑,选择创业怎么也不能算是一件安逸的事。但孤军作战已不适合当下环境,找合伙人成为必然。曾经《中国合伙人》挑动了合伙创业话题。如今,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号召下,创业更成为热点。区别仅仅在于:你的创业能撑多久?

创业需要勇气,更需要搭档,合伙人合拍与否,决定了创业路上,你的坚持能走多远。


《中国合伙人》里有一句经典的台词:“千万别跟丈母娘打麻将,千万别跟想法比你多的女人上床,千万别跟好朋友合伙开公司。”事实果真如此么?

关键词大学同学、专业重叠、未转行、合伙创业、个性相背、15年

一家策划设计公司能走过15年,具备上述所有关键词,即便平凡,也绝不平淡。太成功的企业经验对大多创业者来讲不具备参考性,因为成功并不可复制。而企业为了突出其传奇性,往往会人为包装太多。

所以在平凡中感受真实,在真实中寻找真知

选择行若谈谈有关创业的话题,一则他跨时代,带有这时代典型的特质。二则行业有代表性:服务产业、智慧产业,接地气,受众广泛。

都说策划设计公司聚集的是些聪明人,却也是合伙人聚散最频繁的行业;只要有客户,便能自个开公司,自己养活自己,比律师合伙制还自由。但公司大批成立,又大批没落。“合伙人”这个要素,愈发重要。而行若,因两个70后老男孩,而成为少数能走过15+年的“非典型”专业合伙人公司。


接受笔者(Q)访谈的是公司策略总监沈亮和创作总监徐凯。(以下简称“沈”和“徐”)


Q:经营公司这么多年,你们觉得成功么?


徐:什么叫成功?王溯说:“成功,不就是老子我有点钱,然后让一帮傻逼知道么!”对成功定义不同,解读也就不同。我们一直定位很明确,有机会做大固然好;若做不大,那就做专。我们以服务中小型民企为主,对于他们来讲,大环境并不佳,所以,才有我们这类专业公司生存的空间。根据工商官方数据,中国民企平均寿命2.9年,而行若已经走了15年,这点来讲,我觉得很成功。


策划设计界,能坚持长远的公司不多。能持久,就必然会留下印记。但有料未必要高调,这源于我们的性格和价值观,我还是认为专业性更重要。


Q:《中国合伙人》曾挑动社会话题,如今全国上下都谈“创业创新”,两位也算成功的合伙人,能否谈谈你们当初合伙的情况?”


沈:绝谈不上什么成功。创业也好,合伙也罢,当初都是为了最大概率生存下去的考虑,没什么理想可谈,更没逼格。首先要活下去,就这么简单。


在对能否活下去的评估比较乐观之后,才有资格考虑理想、兴趣以及其他。


事实上,任何创业都是需要有准备的,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资源上。绝非靠一时激情。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说干就干的创业,那都是忽悠,媒体打鸡血而已。


我当时也算一个吃公家饭的人——专业教师。不过在当老师之前,我曾在上海某国际广告公司工作过一段时期,之后又在一美资背景的台湾IT企业做界面设计(现在叫UI了)。当教师那会儿,还兼职那家外企,做独立设计工作。于是白天是社会主义模式,下班后调为资本主义模式。听着辛苦,其实挺快乐。原因很简单,做自己喜欢的职业,快乐!


请注意,这个经历很重要:由此我了解了正规广告公司的经验和流程、外企管理和工作特点。这经历对创业是加分的。因此,对于现在大学毕业就创业的说法,我一直持谨慎乐观态度。


不过,游离在两种工作模式下久了,就会尽早不想过安稳的体制内生活了。创业单干,成为必然。最重要一点:心自由,最无价


Q:“很多人都说怀揣梦想,能说说当时你们的梦想么,现在梦想实现了吗?”


沈:梦想不能当饭吃的,但会有个念想,这个念想或许可称为梦想,如今,梦想被说烂了,反而闹心。又不是《中国好声音》被汪峰问。


我想“心自由”是我一直要的东西吧,姑且算梦想。兴趣还是非常重要的,我不认为“干一行,爱一行”这话正确,那是洗脑时代的说法,我觉得只有“爱一行,才能干好一行”。


徐:这方面,我和他观点差不多,不过我可能更含蓄一点,时机不成熟就不会白日做梦。所以毕业后一直是在4A公司做一个勤勤恳恳的螺丝钉。用现在说法,就是“加班狗”,虽然工作比较辛苦,但也算在为设计师的梦想做铺垫吧。直到沈找我,说要一起开公司玩玩。说是玩,其实没人会认为真在玩。


Q:“你们觉得当时的创业时机成熟吗?”


徐:当时社会上还没有大力倡导创业,只是觉得工作了几年,已经对单位产生厌倦之心。毕竟他的工作跨度比我大,给我开了一扇窗。而且他的创业规划也很合理。其实,艺术专业的人最缺理性,我们可能大多时候很感性,但关键时刻,绝对需要转换模式,回归理性。最重要的是,跟我曾有的念想不谋而合,感觉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Q:“不怕创业失败后一无所有吗?”


徐:本来就一无所有嘛。无房无车的“屌丝",还怕失去什么呢?最重要的是我们正值年轻有干劲,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非常可乐曾有句广告语:亮出你自己,年轻没有不可以。还真挺励志!


Q:“同学那么多,为何创业选择了徐做合伙人?”


沈: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首先是同学,认可他的专业能力;其次是朋友,大多理念契合。当然,最重要是相信人品。合伙人这事,一定要综合考虑,全面评估。


Q:“你俩可以说是最长情的合伙人了,不妨就如何正确找合伙人谈谈经验吧?”


徐:这15年来,无论是客户企业,还是朋友们,看过了太多的合伙人、股东,从成立公司到壮大,到最后分崩离析。也见过很多朋友在期间不断变换合伙人,最终又回到自己一个人。总之:合伙不易。


我认为:选择合伙人首要是愿意信任,且无需任何理由,这是基础。没有这点,再牛逼技术、再多资金、再好的项目,都没用。


彼此信任能弥补经验的缺陷,而再完美的协议也凝聚不了猜忌的心。


其次是价值观要一致,这是核心。很多合伙人问题最后出现在这里。创业伊始或许没问题,但就像婚姻一样,开门七件事一面对,马上原形毕露。


第三才考虑专业能力,有符合行业需要的专业技能,越强肯定越好啦,也是公司商业范畴的考量。


最后一点就是性格。我甚至认为合伙人之间性格差异大点更好。当然,基于信任为前提。


可见,和大多企业谈起合伙条件会把价值观放首位不同,我把信任放第一。因为若缺乏信任,合作关系就非常脆弱。或猜忌、或敌意等原罪的东西一旦出现,对创业型公司来说是致命的。




Q:“你们为啥认为合伙创业,相互信任才是最重要的?”


徐:对,互相信任的人必然是有基础关系的人。比如说阿里巴巴走到今天,中途空降兵很多,但好像最后留下来享受胜利果实的还是当初十几位元老。


说个周围的例子:我们一哥们有个老牌设计公司,期间,换过几茬合作伙伴,也收购过二家公司,被收购方成为股东,共同打造新公司,但两年告终。不缺资金,不缺技术,不缺市场,但就是没走下去。用他自己的感悟来说,还是人的问题,合作需要莫大的勇气和信任,选择好的合伙人像中六合彩。公司在和平时期,无法判断人的本性和职业操守。但一旦面临特殊时期,情况就不同了。


有人说中国式合伙人之间最大的特点是能“共苦”不能“同甘”。而我觉得其实有时连“共苦”都很难。太患得患失,总给自己留后路,却让别人去冲,一定是无法合伙到底的。那哥们有个合伙人,在合伙2个月后,因公司没进账,就退出不做了,立马找了家广告公司打工拿安稳工资去了,如此心态,怎适合创业?


沈:这事有点像婚姻,道理是一样一样的。有钱有貌条件好,但男的猜忌女经不起诱惑,女的猜忌男的钱花给别人了,久而久之如何受得了,这婚姻如何走下去?


说件事,行若十五年,有顺畅发展的时候,也有濒临关门的时候。最困难的时期居然并不是刚创业那会儿,而是十年后的某一两年。这跟当时糟糕的大环境有关,这种情况下,真正考验合伙人的时刻来了。当需要一起掏腰包反吐当初赚的钱来支撑公司的时候,才是实打实拷问何为“公司主人”了。这时,说什么都是假的,唯有意志、信念、信任、责任才是真家伙。


Q:“你们合伙创业的方式是资金+技术,还是资源+技术?”


徐:合伙创业不是有钱有资源就能做成的。如今,大家都在找投资、找VC;而资金也在找方向,但最终,人是关键。


沈:“比如说“资源+技术”合伙组合,资源——也就是关系,这玩意儿是有用,但以关系为资本合伙,本身并不具真正竞争力。所谓的资源,虽然吃香,但变数也大啊。想赚快钱的,想寻租变现的,愿意做“白手套”吃点是点的,可以这么合伙。但若真想做事业,长线发展的,这种合伙很难走远。


北上广深这类城市竞争环境相对公平,依靠专业能力,凭真本事,还是有成功的机会。若不能实干,所谓关系资源都是空谈。除非你合伙人真的什么常委的孙子,那就尽管开练吧。


再比如说“资金+技术”的组合,因平等性不同,前期没谈好,会为将来的矛盾埋下伏笔。技术和专业度是决定公司能走远的基础


我们有一朋友,曾经有段时间跟合伙人扩大投资,设计公司规模做到了近百人,绝对全面高大上。可惜没维持半年,公司缩减到不到10人。其实,他们是在条件不成熟的时候做了一件貌似很有逼格的事情,但最后被打回原形。


发生这样的事,据说是资金入股方是很牛的角色,占据主导话语权,但由于不懂专业和行业特点,造成这遗憾的结果。要知道做设计不是去打架,人多未必OK。这场联姻因为没有平等话语权,又没有契合度,最终花钱买教训。若双方身份差异过大的,也不容易合伙成功。王子和平民的合伙,那都是童话故事。


Q:“你们在大学学的是同一个专业,这对合伙开公司有利吗?”


徐:不能说有利,甚至一度是缺陷。同专业的人合伙其实犯了大忌——专业重叠,成也专业,败也专业,这是技术短板。因此,2年后彼此重新定位,将公司核心技能分化匹配:一个主市场,一个主技术。这种转变非常有必要,因为专业重叠,让公司业务触角很难伸的更远。


Q:“你们说到过性格在合伙过程中的作用,那人品方面呢?”


沈:先说性格,这方面我更推崇互补性,若都是一群闷人,公司都会窒息而死。性格互补,能在营运中能起调剂作用。总不见得在客户面前人人做好人,或人人做恶人吧。


徐:“我来说说人品。前段时间马云公开强调过人品的重要性。但人性这东西很难说。


在广告策划设计等行业最常见的问题就是接私活。有人问,老板也会接私活?当然!历史上还有皇帝热衷偷偷藏宝物呢,小微公司尤其避免不了这事。这和身份无关,是心态问题。而我跟沈都是专业出身,遇上那些想砍价不成就提出接私单的,我们回答:找我和找公司是一样的。这就是合伙人思维。其本质是团队思维,而不仅仅是业务思维


我们不推个人品牌,我们即便形成了个人品牌影响力,也都作为公司资产,作为公司股东,自觉杜绝个人名义上的业务承揽。


短期而直接的利益面前,就是人品的试金石。合伙人要跨过诱惑这个坎,全靠自觉。事实上,再严密的协议也只能防君子



Q:“合伙创业15年了,你们觉得留下了哪些有价值的东西?”


沈:行若已经服务过数百家中小型企业,给他们创造和提升品牌形象,这就是最基本的价值。


我们也坚持探索,从做设计到做策划,并提出“策略型设计”概念。尤其创立的“产品品牌形象系统”,进而归纳出PIS这个方法论。对企业起了显著的作用。中国历经广告为王——终端为王——渠道为王;到如今互联时代,开始注重体验,重新回归“产品为王”。这是对PIS理论的无形支持。


消费者买的是产品,体验的也是产品,产品可以承载很多情感、功能、话题等。甚至成功的大单品本身就极具品牌价值。所以我们提出“围绕产品做赢销”。PIS系统成型后,我们专门写了一本书出版,据说销售不错。如今,很多客户咨询电话打过来,直接提要做PIS。说明PIS已经被认可,我想这应该是行若价值的具体体现吧。


无论公司是大还是小,都应该做个勤于独立思考的公司


其实,哪有什么创业!只有创己,全新的自己。

——行若



【结语】

《中国合伙人》将中国传统讲义气、重情谊与现代企业制度的透明规范及契约精神的冲突表现得淋漓尽致;行若却从现实角度向我们阐述了如何成为最佳合伙人,希望此文能从现实意义上给寻找创业伙伴的你带来启发。


【几点启示:】

  • 信任第一,且无需理由。而不是技术第一、更不是资金第一

  • 再严密的协议也只能防君子,所以,一定要看合伙人人品

  • 没有挫败经历,无法考验真人性

  • 创业前,有相关行业经验和资源很重要

  • 正确的合伙人要素依次为:信任——价值观——专业能力——性格。

  • 创业,首先要满足生存,然后再谈理想

  • 有资源关系的未必是好的合伙人,除非是专项合作,短期盈利。

  • 合伙人之间,彼此要有平等条件下的话语权

  • 合伙人间,技能组合的合理性非常重要,若重叠,考虑后期重置。

  • 要热爱自己的专业,否则做多都是受罪